立即跑开了

2020-11-17 08:03

由于病情严重,小倩从义乌转入浙医二院。昨天傍晚,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浙医二院烧伤科副主任医生王帆,她是小倩的主管医生。

吴老板说,烧烤店是去年10月开业的,刚好一年左右,一共有6名服务员。因为白天客人少,事发时,店里只有4名服务员。

15秒之后,服务员小珊拿着一个大的玻璃瓶走了过来,瓶子里大概还剩下五分之一的酒精。走到小倩位置后,小珊拧开了瓶口,直接拿起瓶子往炉子里倒酒精。就在酒精接触到火锅炉的一刻,火焰径直喷射出来,瞬间吞没了小倩,当时火焰猛烈得冲上了房顶。

听说小倩的事情,她就读的温州大学师生们也立即行动起来。小倩所在的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学生处的彭小媚老师说,学校已经就近安排几个学生干部轮流陪护帮忙。听说小倩治疗用血有困难,学院也立即群发短信给学生,同时发微博,多渠道发动学生献血。

最惨的是小倩,她先是从凳子上摔下来,然后一直在地上滚爬,但是身上的火焰依然熊熊燃烧。小倩不停用手拍打身体,希望能灭掉身上的火。

“我家的房子刚造好不久,积蓄剩下得不多。我是做工程的,很多钱现在也收不回来。只能问亲戚朋友借,希望能凑齐这30万元。”

“店里很少有客人会要求加火,小珊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她应该先关火再加酒精,谁想到她火都没关就往里面倒酒精呢。”吴老板说,小珊是贵州人,来义乌打工,刚上岗一个月,是第一次独自上班。

小倩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,还有个哥哥,本来一家过得挺幸福的。“家里的房子也刚刚造好,没想到,她就是放假出去和朋友吃个饭,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小倩父亲的声音很疲惫。

店内的服务员透露,平时,都是加好酒精之后再端上来给客人的。正确作法首先要灭掉火锅炉里的火,之后把火锅炉内用来装酒精的小炉子拿出来,慢慢地加到酒精稍微溢出来一点。再把小炉子放回到火锅炉中,小心点燃,再送到客人面前。

“之前店里也没出现过这样的事情,所以平时也缺少安全教育,尤其小珊又是新来的。所以一疏忽,就造成了大错。”吴老板看过监控后,觉得这件事是因为服务员操作不当引起的。

小珊看见大火,下意识地就把瓶子往身后一摔,立即跑开了。小庆的脸部、颈部也有一些小火苗,他一边跑一边脱掉了上衣灭火。

钱江晚报记者从义乌市公安局消防大队了解到,液体酒精属于高危易燃物品,在经营场所不能够大量存放。而安监部门一位工作人员透露,烧烤店使用液体酒精还是首次遇到。

昨天,消防部门在调查过程中发现,该烧烤店收银台角落就存放有一台干粉灭火器。

吴老板反复说:“出了这样事情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目前,涉事烧烤店已经停业整顿。

对这个家庭而言,首要任务就是在周五前,凑齐小倩手术所需要的30万元。

“如果存放在醒目的位置,并且及时使用干粉灭火器,那么烧伤面积或许就不会那么大。”一名消防官兵说。

至于下一步的治疗方案,王帆介绍,如果小倩的各项生命体征稳定,医院将尽快在伤后3~5天内进行第一次大手术。

小倩出事后,烧烤店的吴老板第一时间陪同赶到了杭州。昨天凌晨,他才从杭州回来,处理店内遗留问题。

9月2日12点50分,小倩和小庆一起来到义乌苏溪的“好日子”自助烧烤。当时店内的客人不多,在监控拍到的范围内,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座。小庆觉得烧烤的火有点小,起身叫来服务员。

小倩出事时候用的器具,不是烧烤炉,而是一个小型酒精炉小火锅。

小倩的父亲在浙二医院陪伴着女儿。突如其来的变故,耗尽了这位父亲的心力。

昨天,有网友在微博上转发,称医院a型血紧张,希望小倩的朋友们能来帮帮她。这个说法,也得到了王医生的证实。烧伤病人的各种体液流失很快,所以医生要密切关注小倩的情况,流失什么缺什么,就要赶紧补充什么。“比如血浆、生理盐水、糖水等,烧伤后的前48小时是很关键的,要防止出现休克。”

“9月2日下午,我接到小庆电话,才知道女儿出事了。本来她9月15日要回学校读书,现在根本不可能了。”

“原本今天要给她输1200ml血浆的,但是血站拿不到血,我们只能用白蛋白替代。”王帆说,但这个办法只能是暂时的,转入后续治疗阶段后,小倩仍可能需要每天200~400ml的血,“我们必须要保证她的血压稳定,这样她的脏器才能得到血液的灌注,脏器功能才能正常运转。”

镇政府已经联合司法协调家属与店主间赔偿问题。“前期先拿出5万元用于小倩的治疗。”朱向阳说。

“小倩周五要进行第一次大手术,医院让我们准备20万到30万元左右。”父亲说,如果小倩能扛过这一关,每个星期都要进行一次手术,或大或小,都需要十几万元一次。

小庆灭掉身上的火后,马上跑了回来,用自己的衣服奋力拍打小倩身上的火苗。但是因为酒精的缘故,小倩身上的火并不好扑灭。

据王帆介绍,小倩全身80%烧伤,且伤势较重,四肢和脸部都是三度烧伤,气管切开,依靠呼吸机呼吸。“她已经度过了伤后的第一个24小时,目前人是清醒的,情况还算平稳,还没脱离生命危险。”

对于烧烤店的未来,吴老板说:“如果检查过后烧烤店还能开的话,我会继续开的。不然我拿什么去赔偿小倩呢?”

苏溪镇党委委员朱向阳告诉钱江晚报记者,烧烤店内液体酒精使用情况是否合规,仍在调查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