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现很多人在卖美容针

2020-06-27 15:38

今年7月初,南京玄武公安分局后宰门派出所查获了吸毒女小娟(化名)。小娟除了交代自己吸毒和容留吸毒的情况,还和民警侃起了美容整形。

王某特意到北京参加了一个美容培训,4天花了3000多元学会了自己打美容针。在培训课上,老师告诉王某,学了这门技术只能给自己打美容针,如果给别人打就是非法行医。由于王某本来就准备给自己打针的,所以没在意。

目前,警方仍在对其他“地下美容”机构进行摸排,一旦发现违法犯罪行为会坚决查处。“这种‘地下美容’存在极大隐患。”周桂华介绍说,一方面很多从业人员没有行医资格,使用的“美容针”来路不明,很多都是假药,其是否具有有毒有害成分都不好说。

康健买回了一份“美容针”,经过专业人士鉴定,属于三无产品。7月28日下午3点,办案民警来到王某家中,此时她正在为一名男子打“瘦脸针”,警方在住所内搜到了大量外包装显示为玻尿酸、肉毒素等美容药品。经查,这些美容药品绝大部分为三无产品,属于假药。王某也没有相关营业资格及行医资质,她给别人打美容针已经涉嫌非法行医。

办案民警周桂华是学医的,周桂华察觉到,小娟所说的应该是一个“地下美容”市场,而且这些搞“地下美容”的人使用的药品肯定有问题。很快,小娟交代出了一串名单,都是她曾经的同行。

警方调查发现,王某从去年下旬开始从事“地下美容”生意,不到一年时间已牟利数十万。仅今年以来,就已经给近百人打过美容针。

小娟告诉民警,现在市场上流行的“瘦脸针”“美白针”自己都会打,做这行现在属于暴利,一针就能赚个数百上千元。

23岁的王某是黑龙江人,多年前便来到南京打工。王某看到很多人在做美容整形,可咨询正规医院和美容机构后,发现这些美容针都价格昂贵。随后,王某在网上搜索,发现很多人在卖“美容针”,价格只要两三百元。

根据小娟提供的线索,后宰门派出所副所长康健组织民警展开摸排。民警发现,小娟给出的名单中,一名姓王的女子仍在做“地下美容”,“她自己有微博和微信,天天都在上面打广告。”

发现廉价美容整形市场广阔之后,王某索性做起了“地下美容”的生意,“利润很高,我在网上买来的美容针只要两三百元,给顾客打要收两三千元”。

康健假扮成需要美容的顾客,在微信上和王某攀谈起来。王某自称不仅卖美容针,还能帮忙打,办公地点就是自己租住的房子,在南京建邺区一栋居民楼。7月27日,康健以买药为名来到王某家中,发现王某销售的美容针等药品均集中在此处,而且每天下午3点左右,会有预约的顾客上门打针。

培训归来后,王某便通过网络购买了“美容针”,并自己注射。很快,王某发现确实有效果,单位的小姐妹也夸她漂亮了。之后,一些小姐妹成了王某的第一批客人,大家都对王某的手艺赞赏有加,并且也没出过什么事情。